月見で一杯

緋海で~す!
……随手存点破烂而已(´・ω・`)

【凯夏】不知道叫啥自己给自己制的药嗑一下过过瘾而已(

*空想脑补有

*时间线错位可能

*一时脑洞,细节没填好导致逻辑不禁掐√

*前面铺垫写太细后面想快点写完睡觉明天还要上班转弯过急√

*病句有

*平常不写文,一写就巨烂√

*放心总之是甜的(大概

可以先点开BGM虽然可能不合适但我是听着它写完的(。



收拾好茶具,夏洛特像往常一样端着沏好的红茶向凯伦贝克的房间走去。

意外的是,房间门没有关,夏洛特透过门缝刚好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凯伦老师的身影。

熹微的晨光打在老师紫色的头发上,少女不由得欣赏起这画面,然而却发现老师脸上挂着一丝伤感的表情,手里还拿着一张纸片。欣赏的余兴被一扫而光,索性推开了门“老师,我沏了红茶。”夏洛特平静地走进去,递过了盘子。

凯伦放下手里的东西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嗯~还是一如既往的味道。我一会儿要出门一趟,你一个人在家要小心。”

夏洛特生生地点了点头。

……

把老师送出门,夏洛特缩回了屋子里。

果然还是放不下刚才那一幕小小的忧伤,担心与好奇驱使着少女悄悄走进了凯伦贝克的房间,从桌子上拿起了刚刚被凯伦放下的那张纸。

原来是一张照片,上面有年轻时候的老师,还有一位女子。夏洛特愣了一下,不过还是认出了这是学生时代的碧姬缇。

那个时候的碧姬缇就已经是那么漂亮了,有神的眼睛红扑扑的脸,不难看出是经过了一翻精心打扮的成果。

夏洛特放下照片本能地跑到镜子前照了照自己,虽然也算得上白净,但是比起碧姬缇小姐平平淡淡的素颜一点吸引人的地方都没有——她是这么觉得的。


“……果然老师还是喜欢碧姬缇小姐那样的吧。”

纯白色的少女隐隐感到一阵伤心,她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却还一直保持着和自己倾慕的人相遇时候的样子。因为喜欢纯粹又干净的白色,这么多年风格从没有变过,只有身体在成长而已。


“为了老师,我也要改变一下!”

少女披上厚厚的大衣,带上零钱走出了家门。


……


门外飘着雪花,这让少女感到开心,但是她没空停留,径直奔向了附近的商店街。


跳过热心店员的大部分推荐,夏洛特选择了自己心仪的几款化妆品,不过挑选这些的首要因素还是:价格低廉。少女从口袋里掏出自己攒下的零用钱付了帐谢过店员匆匆赶了回去。


……


“化好啦!”

夏洛特冷静下来注视着镜中不同寻常的自己,感觉自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这时听到房门的响声,应该是老师回来了。


夏洛特赶快躲到墙角后面,等到凯伦贝克挂好大衣转身走入过道,她不安地走出来:“那、那个……老师……您回来了?”她的头随着话语越来越低。


?!???!!

“你这是突然怎么了?!”

“那个……”

“脸上是些什么?!这还是我所辛苦培养的那个夏洛特吗?!”

凯伦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吓人。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和那些贪图权贵、浮夸的大小姐们是一类人!”

“我……”

“一点都不好看!!!快去洗掉!快!现在!马上!”



看着自己最亲近的人莫名地大发脾气,夏洛特吓得簌簌流下了眼泪。不仅是害怕,她更多的是感到眼前的老师很陌生。


夏洛特不知道老师的反应会这么剧烈。惊吓、委屈与后悔交织着她。

捂着脸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眼泪不停地掉。

十几年来,练习上出了差错,即便是惹怒老师,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可怕。


“就那么难看吗……”

泪水打湿了夏洛特的袖子和裙裾,刚刚的妆容已经花得不像样。

“我也想要老师能够拿着我的照片看看而已”

这样想着眼泪掉得更厉害了。

……


看到夏洛特哭着跑开,凯伦慢慢冷静了下来,倒不如说他也被刚才的自己吓到了。

他靠在墙上,暗自后悔。

在凯伦贝克的眼里,那些和权贵相关的名家之女不是被家人当做政治工具就是被他人所利用,亦或是忍受不了这些而自己结束生命的,总之这类大小姐命运大多都是悲惨的,虽然也有个例,但是他的阅历告诉他在他们所处的这个时代,这只能发生在小孩子床头的绘本里。

他只是不想自己在意的人和那些徒有其表的权贵之女成为同类,她在他眼里一直是特别的:纯白的衣服,白皙的肌肤,纯净的歌声,纯洁的心灵……现在他身边只有她了,他不想她被那些世俗所污染。他也知道自己的无能,他所能做的只有筑起音乐的保护罩将她保护起来,让她一直这样,纯白如雪地、快乐地、平静地生活下去。


不过这也让凯伦意识到了夏洛特已经不再是小孩子,所以他决定这次不能再以对待小孩子的方式对待她来弥补这次的……误会或者说是错误。


凯伦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手帕,放在手里看了一小会儿。

不愧是夏洛特送的,无论沾染了什么最后总能恢复成纯白的。


他攥紧了这块手帕,推开了夏洛特房间的门。

评论(3)
热度(3)

© 月見で一杯 | Powered by LOFTER